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苏苏网赚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321|回复: 0

苏童:私宴。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4-1 23:41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最后一班长途汽车在暮色中抵达马桥镇。正如乘客们一路上所担忧的那样,汽车终于抛锚了。幸运的是抛锚地点在大牌坊,距离终点只有五六十米了,司机决定就地停车,可控制车门的开关不知怎的也出了问题。司机起初还有耐心,沉着地按着什么按钮,渐渐地动作走样,一上一下拍打起来,一车人都站起来向驾驶座那儿看,后面的人问前面的人,为什么不开门?前面的人说,不是不开门,是门打不开啦。
车厢里此起彼伏地响起一片焦躁或者气愤的声音。不知是哪个精明人高声建议,这样的车子,应该举报它,让运输公司退一半票钱!有人冲动地附和着嚷嚷,有人则以忍让的口吻淡淡地说,这是马桥镇,又不是北京、广州,这点事情去举报,他们把你当神经病!还有知情者无意中透露了长途汽车的产权归属,说,要举报你们就去举报大猫黄健吧,你们都不知道,这条长途线让他承包了。车门在众人的哄闹声中咯嗒咯嗒地响,响了好一会儿,冷不丁弹开来一半,差点跌下去一个人,那小青年反应快,拉住了栏杆,他手里的行李却夹在门缝里了。小青年火气大,张嘴便骂,×你老娘的,怎么开门开半扇?我的包夹住了,快把门都打开!司机正没好气,回击道,×你老娘的老娘!打开半扇就不容易了,这老爷车早该报废了,骂我有屁用,你要有本事去X大猫的老娘!车厢里的人都急着下车,后面的人顾不上批评谁,也懒得帮忙,一个个抬高腿跨过那个拦路的旅行包,挤搡着从半个车门缝里一起冲下来了。
汽车站的广播员不知道去哪儿了,喇叭里没有抵达信息,仍然是《运动员进行曲》欢快的旋律。迎候的人群中有眼尖的.看见牌坊那儿的动静,说,是车来了吧,怎么停在牌坊前面了?人群动荡起来,有人疾步地跑过来,说,晚点了啊?下车的人说,怎么不晚点?车也不好,路也不好,门也打不开,不晚点才怪!
已经是农历小年的傍晚了,该回家的人终于都回来了。包青不和别人争,就落到最后一个下车,他提着行李箱走到车门口时,看见他的小学同学李仁政穿着长统胶靴,左手拿着长把刷,右手拖着一条橡皮水管跑来洗车了,包青赶紧转过脸,侧着身子下了车。
包青是典型的马桥镇人嘴里所说的那种知识分子,那种知识分子对人缺乏热情,与几声信口而来的寒暄相比较,他们往往选择一个笨办法,装作没看见。包青就是这样,他做贼似的绕过汽车向牌坊的西边走,可是李仁政的声音却在后面追他,包青包青,你回来了?包青不好再装聋子,就很不情愿地回过头,回过头他发现李仁政脑袋上突然多了一顶红色棒球帽,帽子上印了一排醒目的白字:新马泰八日游。包青笑起来,说,你怎么戴了红帽子,我都认不出来协了,你出国旅游了?李仁政的手伸到帽子里摸了摸,说,我哪有那个福气,人家给我的帽子,我的头发,哎,回头跟你说。包青站在那里,看李仁政的表情还有话要说,他以为他要交代头发的事情,结果却不是,他突然提高声音说,大猫要请你喝酒,他关照我好几次了,你一回来就通知他,他要请你喝酒。包青说,谁,大猫?黄健吗?李仁政对准汽车后窗玻璃喷着水,说,就是大猫嘛,大猫你都不记得了?包青愣了好一会儿,最后低声嘀咕道,怎么会不记得他,喝就喝嘛。
远在北京的包青又回来过年了。不回来是个麻烦,回来也是麻烦,对于包青来说,回乡过年已经成为一种仪式的包袱了。过去母亲身体还硬朗的时候会跑到汽车站等他,他不忍心,就不告诉她准确的归期,不告诉她她也来等,从小年夜前两天开始,天天等,一个小小的枯瘦的身影,迎风站在牌坊下,让包青想起来就心疼,他不能不回来。包青的回乡之旅其实是一次孝心之旅,他对马桥镇没有多少牵挂,他妻子清楚这一点,也就不拦他,每逢过年一家三口便各奔东西。母亲也清楚这一点,她对儿媳妇近年来的缺席并不埋怨,母亲在电话里直率地对包青说过,我没几年活头了,你再尽几年孝,以后就可以跟你媳妇去广东过年了,你媳妇不是说了吗,广东过年热闹,天气也暖和,只穿一件毛衣就够了。
下了新民桥包青就看见他姐夫推着辆自行车从肉联厂那里向他跑来,后面跟着他姐姐。他们一定是被什么事情耽误了,现在匆匆地跑着,似乎要努力弥补什么。看得出来姐姐在怪罪姐夫,姐姐的身上还穿着肉联厂的白色工作服。包青不喜欢家里人兴师动众的样子,他皱了皱眉,干脆站在桥上不动了。桥下有个穿紫色皮大衣的女人,牵着一条狗上来了。包青起初没在意,是那条小鬈毛狗先来嗅他的鞋和裤脚,然后他闻见了一种在夏天北京大商场里弥漫的香水味道,一回头,包青看见了程少红。程少红风情万种地站着,斜着眼睛看他,包青一眼认出了她是喇叭花,就是想不起来程少红这个名字,以前镇上的男孩子都叫她喇叭花的。还是程少红主动,把小狗朝这儿牵了一下,又朝上面拉了一下,命令小鬈毛狗说,欢欢,给大博士鞠个躬!
这么多年过去以后,包青见到程少红仍然有点儿慌张.他习惯性地伸出手去,见对方没有那个意思,又缩回了手.盯着她皮大衣上的一颗扣子,说,好多年没见面了,你还在果品公司吗?程少红说,哪儿还有什么果品公司呀?早散了,我现在在私营企业做。没办法,瞎混,没你那么聪明的脑子,做不了你那么大的事业。包青说,我也没做什么大事业。程少红啪地在包青胳膊上打了一下,你就别谦虚了,马桥镇这么小个地方,谁几斤谁几两大家都知道。大猫说他在电视上看见过你的。包青摆摆手,说,那叫什么上电视,我在会议上念论文,人家抓了一个镜头。程少红说,你还谦虚,这倒不容易,从小到大都谦虚。程少红说着想起了什么,扑哧一声,掩着嘴笑了。包青尴尬起来,他猜得到她在笑他的过去,只是不知道具体是哪件事情,包青就转过脸看着他姐姐姐夫,他们正满面歉意地往桥上赶,包青说,我得下去了,我家里人来接我了。他感到程少红在他背上又轻轻地拍了一下,然后他听见她说,大猫说要请你喝酒呢,你架子大,前两次让你推掉了,这次你跑不了啦。
初二下了雨。街上阴雨绵绵,马桥镇正在铺设光缆的道路一片泥泞。包青打着伞,带着礼品奔波在几个亲戚家中拜年。在舅舅那里包青再次听见大猫要宴请他的事,包青的舅舅还嘱咐他说,大猫要请你的话,你跟他提提,能不能让你表弟进羽绒厂,要不去长途汽车上跟车也行。你身份高,没准他会给你面子的。包青一听就不耐烦,又不好发作,对男舅说,我哪儿有时间吃他的饭,镇长的饭局我都推了,明天就走了,教委刘主任那里还要应酬呢。包青从舅舅家出来,雨忽然下得大了,他就抄近路从小巷子里走,路过他从前上学的马桥二小的时候,他习惯性地朝校门那里看了一眼,看到的却不再是熟悉的小学,正好是大猫的羽绒加工厂。厂门口挂着四个红灯笼,组成“欢度春节”的字样,围墙两侧刷了醒目的标语:向管理要质量,向质量要效益。包青打着伞站在那里,听见雨点响亮地打在红砖楼的漏雨管上,还有宣传栏的塑料棚上,声声清冷,包青打了个寒战,然后他莫名地愤懑起来,嘴里说,买了学校做厂房,暴发户,暴发户呀!
大猫的宴请对于包青来说几乎是他探亲日程中的一个阴影,他准备用天气作借口,推掉大猫在富利华饭店的酒宴。母亲也不主张他去,她至今记得儿子当年与大猫做朋友付出了多么屈辱的代价。包青在电话里推托的时候,听见母亲在一边声讨大猫,她说,现在把你当人看了,当初把你当佣人的就是他,佣人还不如,主人不欺负佣人,他骑在你头上拉屎的呀。包青不乐意听母亲唠叨这些事情,他示意母亲别在电话旁边监听,母亲就挪了几步坐下来,说,他有钱,有钱怎么的?山珍海味怎么的,谁爱吃谁吃去。母亲的态度提醒了包青,包青就把一切推到母亲身上,对着电话说,不是我不给面子,明天就回北京了,这顿饭我母亲不让在外面吃。
包青以为他成功地推掉了大猫的宴请。晚上一家人正要在餐桌前坐下来,门外响起了一阵摩托车尖厉的刹车声。自人在外面敲门。包青的姐姐出去开门,回来告诉包青是李仁政,说李仁政不肯进门,要包青出去说话。包青一出去就看见李仁政僵硬而笔直地站在雨中。李仁政摘下了头盔,包青恰好见到一个半秃的脑袋,几缕头发被压得紧贴在脑门上,还在滴着水。李仁政就那样站在雨中,他的表情看上去有几分惶恐,有几分不安,也有几分神秘。大博士,你的架子太太了吧,人家老同学跟你喝杯酒聚一聚,又不是请你上刀山下火海,怎么就这么难请?
李仁政果然是替大猫来接包青的,看来他已经知道了包青的态度,因此准备了一套逼人就范的措辞,包青,你今天不给这个面子,我就站这儿等。李仁政抬头看看天,说,我不怕淋雨,反正没听说雨能把人淋死。
是包青的母亲首先过意不去了,她让包青的姐姐去给包青拿伞,说,人家这么诚心,不去就是你不对了,人家会说闲话,说我家包青地位高了摆架子,传出去影响不好。临走母亲夹了块熏鱼塞到包青嘴里,包青是嚼着一块熏鱼出的门。
包青一手打伞,一手抱住李仁政的腰,坐着摩托车穿越马桥镇的街道。街上仍然是冷风冷雨,节日的小镇之夜显出一丝不合时宜的凄凉。包青能感觉到李仁政腰部那一小片温暖的区域,尽管隔着劣质的被雨淋湿的皮革,包青的一只手还是感到了李仁政的体温。这样的情景很陌生也很熟悉,包青突然清晰地记起来,好多年前的一个春节的夜晚,他和大猫、李仁政合骑两辆自行车去县里看一个歌星的演唱会,回来时候李仁政的自行车爆胎了,结果大猫逼他跟李仁政换了自行车,他们像卸包袱一样把包青卸下来了,包青记得他一个人推着一辆报废的自行车走了三十里地。
包青不知道程少红也是大猫邀请的宾客之一。他们一进富利华饭店,先看见的是花枝招展的程少红。程少红站在通往二楼包厢的地方对镜补妆,她打扮得过分的认真,看上去像舞台上的民歌手,看见包青她慌忙把口红往包里一仍,嘴里尖叫起来,说,你怎么肯来的,没去十八顶轿子抬你,你也赏脸来了?
包青不说话,只是不自然地微笑着。他对程少红说,你打扮得很漂亮呀。程少红说,漂亮个鬼。你心里怎么想的我知道,打扮得像三陪嘛,三陪怎么的,今天大猫就是让我来当你的三陪的,大猫说了,给你大博士当三陪,是我的荣幸!
穿红旗袍斜佩着金色欢迎条幅的引座小姐迎上来,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叫巴黎厅的包间。包青看见一个肥胖的穿着西装的男人从椅子上慢慢地站起来,貌似大猫,不像大猫,但看他额头上的一块红色胎印,一定是大猫。大猫原本是要和包青拥抱的,由于包青不由自主的退缩,改成了握手。大猫温热的手紧紧地抓着包青,不肯放松。他说,包青呀,你摸我的心,跳得多厉害。他拉着包青的手贴在他的西装胸前,包青,我不骗你,省长接见我我也没有这么紧张。包青笑起来,把手抽出来,说,要是在路上见面,肯定认不出你来了。大猫说,你不认我,我可是认得出你来,你在电视上就那么闪了一下,我就把你认出来了。旁边有几个男女立刻附和道,是的,那天看电视,我们经理一下就把博士认出来啦!
包青被大猫拉到他身边坐下了。除了李仁政和程少红,桌上还有几个人,都是大猫的员工,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女孩子穿着粉红色的毛衣,一直用一种躲闪的却是灼热的目光看着包青,包青不好意思问,大猫却先知先觉地介绍了女孩的身份,原来是马桥中学钟老师的女儿小钟,现在在大猫的厂里做会计。钟老师现在……包青话没有全部出口,从众人表情里就知道究竟了,小钟立刻埋下头。大猫在旁边踢了踢包青的脚,轻声道,去世了,去年,癌症。包青哑然,突然想起当年教物理的钟老师是唯一宠爱他的老师,因为他学物理有天分。包青正不知所措,那个小钟却突然站起来,举起酒杯过来,说,包大哥,我从小就听我爸爸说,他培养出了个博士,今天见了面,我要敬你一杯。
包青就喝了第一杯酒。来的时候包青准备好了一套说辞,胃不好,酒精过敏,第二天赶路,不能喝。但小钟特殊的身份以及特殊的眼神使他丧失了拒绝的勇气,他开了一个头,后来便是覆水难收了,大猫那些员工还可以推挡,李仁政的劝酒顽固得难以拒绝,而程少红的劝酒则带着某种胁迫,某种没有分寸的色情隐喻,让包青很难堪,也难以抵挡。她要和他喝交杯酒,包青惊讶于程少红的狂放,他涨红着脸说交杯酒不是随便喝的,程少红说,当然不是随便喝的,这算我罚自己的,当年我狗眼看人低,就没看出你包青的出息,我后悔死了,要不然我也是个博士太太啦。包青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好赔着笑,人却赖在椅子上,不肯接受程少红环绕过来的胳膊。旁边的人都起哄,程少红被晾得尴尬,突然架不住了,把酒往地上一泼,说,不喝也羞不死我。现在成
大人物了,当初偷我胸罩的是谁?啊?包厢里突然一下静了下来,包青不提防程少红这一手,恼了。你疯了?小时候胡闹的事你现在拿出来说。包青提高了嗓音说,那是大猫拿了塞在我口袋里的,大猫就在旁边,可以作证的!大猫在一边笑,推了包青一下,说,你认什么真呢,开玩笑的,小时候的事谁记那么清楚,我都忘了什么偷胸罩的事了。包青却不肯顺台阶下,你忘我没忘,他正色道,是你塞到我口袋里的,她妈妈.追出来的时候你塞的。你现在不承认,不是让我背这个恶名吗?大猫局促的表情只停留了一瞬间,很快释然,笑着说,好了好了,我现在想起来了,是我塞到你口袋里的,以前我们是老拿你当炮灰的,我承认还不行吗。包青看到大猫向李仁政挤了挤眼睛,包青记得好多年前他们总是这么互相使眼色的,每逢那时候他就感到一丝莫名的恐慌。现在他不怕他们交换眼神了,但是他感到不快,他突然把酒杯倒扣在桌子上,说,不喝了,我酒量一直不行,已经喝多了。
扣酒杯的时候包青感觉到众人都在盯着他,所有人的眼神都流露出不悦或者紧张之色,他故意忽略他们,对着小钟说,我有胃溃疡,血脂也高。小钟点了点头,她说,喝酒伤身,杂志上都这么说的。除了杂志上的话,女孩子似乎还想说什么,又不敢说,忍了一会儿,终于忍不住了,贸贸然提了一个问题,包大哥,我一直很奇怪,你那时候是个好学生,怎么会和黄经理老李他们做朋友的?她这么一问,把包青给问住了,包青的筷子停在菜碟上不动了,大猫那些员工都半真半假地批评小钟说错话,倒是大猫豁达,自嘲地说,这么说我是坏学生?坏学生就坏学生吧,瞒她瞒不住,谁让她是钟老师的女儿呢。
包青确实让女孩子点到了痛处。这也是他母亲和姐姐以前经常责问他的问题。他从来都答不上来。事实上他没有勇气剖析自己当年追随大猫李仁政他们的动机,他无法正视这份屈辱的选择,又没有足够的才智躲避这个问题,所以包青的脸颊一下涨得通红,只是敷衍地说了一句,我也不知道,小孩子的事情,没有道理可说的。而刚刚一直挂着脸的程少红这时突然冷笑一声,说,我知道,就是小鸡给黄鼠狼拜年,求它去吃别的小鸡,别吃它自己。小钟一定觉得程少红说得新鲜有趣,她格地一笑,发现别人都不笑,就识时务地捂住了嘴。
大猫看看包青的表情,转过脸来瞪着程少红,勃然而怒,×你娘,你还说人家不会说话,你自己说的什么×话!让包青吃惊的是大猫用一种异常粗暴的方式惩罚程少红,而程少红并没有反抗。大猫骂她的话很脏很粗鲁,你个烂×,就你聪明会说话,你不说话会死吗?程少红说,好,那我不说话。找本来就攀不上人家大博士,说什么都是放屁。大猫说,你就是在放屁,让你陪着热闹热闹的,你倒好,人话不会说,只会乱放屁!程少红欠起身说,好好,我不放屁了,我在这儿惹大家不高兴,我走。大猫怒喝一声,说,说得轻巧,走?走你妈个×里去,李仁政,给她倒酒,拿大杯子,罚她三大杯!
包青万万没想到大猫会这么对待程少红,按照常识推理,他觉察到他们的关系非同寻常,亲戚们说过大猫暴富以后的私生活如何如何的放纵,但他没想到程少红在大猫面前会如此驯服,让他吃惊的还有李仁政,他以为李仁政会劝大猫息怒的,但李仁政什么也没说,他真地拿起白酒瓶向程少红走过去了。包青站了起来,包青几乎是本能地冲过去拉李仁政,抢他手里的酒瓶,李仁政笑着躲闪,说,没事的,少红的酒量你不知道。包青说,人家是女士,怎么样也不能这么灌她。他们这边扭在一起,程少红却冷不丁地把酒瓶抢过去了,她把瓶子往桌上重重地一蹾,说,喝就喝,喝死了拉倒,反正人老珠黄不值钱了,卖×也卖不出这瓶酒钱来,喝下去不死人,就是赚了!
外面有服务生推门,惊恐地探进头来察看,大猫对着门喊,滚出去,再进来我让你们老板炒了你。光骂不解气,大猫抓起一把瓷调羹朝服务生砸了过去,旁边的人都一惊,听见砰的一声,瓷调羹像一颗迷你型炸弹在墙上爆炸了,碎片飞了一地。
随后包厢里变得鸦雀无声。包青脑海里突然跳出鸿门宴三个字,尽管自知多虑,他还是敏感地认定宴席毁灭性的气氛将越来越浓。他坐不住了,对大猫说,我明天赶路,今大得早点儿回家。大猫却摇头,说,你不能走。包青感到大猫的一只手有力地钳住他的手臂,像一只铐子。大猫说,没喝好,谁也不能走。包青说,我喝好了,再也不能喝了。大猫说,你喝不喝的,随意,她冒犯你要罚,我没招待好你,我也要罚酒。李仁政小钟他们也来陪酒的,没有把酒陪好,都要罚!然后包青就听大猫向外面吼叫起来,人都死哪儿去了,快拿酒来,别一瓶一瓶地拿,给我搬一箱来!
包青如坐针毡,现在他很后悔自己心软,糊里糊涂跟着李仁政上了摩托车。服务生抱着一箱酒进来的时候,包青感觉到了一丝恐惧。他对大猫说,这是干什么?拿一瓶出来就行了,让他们把箱子搬回去。大猫拍拍包青的肩膀说,不一定喝一箱的,我待客就是这习惯,你别慌,你是知识分子,有减免政策,喝好了就行,不想喝就不喝。包青直截了当地说,我喝好了,明天动身,又换汽车又换火车的,得早点儿回家休息了。大猫说,这是什么事,你还怕回不去北京?要是喝我的酒误了车,我派奥迪车把你直接送回北京。包青笑着摇了摇头,一咬牙站了起来,说,不行,我得告辞了。他注意到大猫的脸色霎时变得阴沉了,大猫这次没有动身拉他,但桌上
其他人几乎用一种惊慌的眼神看着包青,李仁政看看大猫,一个箭步冲过去堵住了门,他低声说,包青,给点儿面子,现在不能走,喝几杯再走。包青从李仁政脸上看见的是哀求的神色,如此近距离地面对李仁政,包青发现他充血的眼角四周已经布满了鱼尾纹,而他半秃的脑袋似乎也在倾诉满腹的辛酸。两个男的正在门口对峙着,程少红踉跄着撞了过来,勾住包青的脖子把他往椅子上推,她说,你个大博士就这么难伺候呀,我说错话,已经罚了三大杯了,你还不满意,要不要我表演脱衣舞呀?包青来不及否认什么,那边大猫格格一笑,拍起手来,好,就再罚她一个脱衣舞。
看来程少红只是借酒劲说着玩儿的,真让她跳她又清醒了。程少红开始嘴犟,说,人家小钟还是黄花闺女,怎么能当她面跳这舞?大猫说,别找理由,让小钟先出去一会儿。小钟羞了个大红脸,站起来要走,被程少红一把拉住,程少红说,你们真把老娘当小姐了?呸,看脱衣舞是白看的?钱呢,钱在哪儿?大猫坐在椅子上转过身,抓住小桌上的一只公文包,说,钱在这儿,门票多少小费多少,你开个价。包青看看玩笑开得不可收拾,就拉住大猫说,不闹了不闹了,少红的表现已经够好了,是我不好,我扫大家兴致了,我也罚自己一杯吧。
包青隐隐约约觉得他需要做出一点儿牺牲。他喝酒了.他一喝桌上的气氛就温和多了。包青想好了,等气氛正常了他就走,但大猫突然让他的司机抱来一个大锦缎盒子,说要让他看一件东西。打开盒子,一只彩绘瓷瓶隆重地躺在里面。大猫说,你是搞专业的,给我鉴定一下,这瓶子值多少钱。包青说,我搞地质学,不搞文物鉴赏。大猫说,你就别客气了,怎么说你也比我们懂得多。李仁政过来小心地抱出瓶子让包青看,包青一眼瞥见瓶子上的花卉图案有一个落款,唐寅。包青疑惑起来,说,唐伯虎画的瓶子?大猫有点儿紧张地反问,唐伯虎画的瓶子不值钱?包青说,不是这个问题,恐怕是瓶子的问题。包青拿着瓶子上上下下仔细观察了一会儿,终于忍不住笑了,说,你上当了,虽然我不懂文物鉴赏,可是这瓶底写着嘉庆年号,人家唐伯虎早成灰啦,怎么会在上面作画!大猫乍然变色,说,你再细细看看。包青说,不用看了,你买的一定是假货,说不定连瓶子也是仿冒的,多少钱买的?包青没有听见大猫的回答,他抬起头,发现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他,似乎在等候他收回刚才的话,大猫的表情非常古怪,有点窘迫,更多的是暴怒,他斜着眼睛睨视着李仁政,李仁政的脸已经白了,李仁政说,我明天就去上海找小三子,他向我拍胸脯的,他保证不是假货的。大猫鼻孔里哼了一声,说,你在里面拿了多少回扣?李仁政急了,叫起来,我要拿了一分钱,天打雷劈,出门就让汽车轧死。大猫坐了下来,逼视着李仁政,李仁政无辜地仰着脸,一副问心无愧的样子,大猫先放弃了,他把椅子往后压着晃了两下,外
顾着众人,咦,你们干吗都像死了亲爹一样的,是我赔了钱,关你们屁事!大猫挥挥手,说,算了,也就是二十万,我做生意这么多年,也不是没让人骗过,骗我二十万走,就赚它二百万回来嘛。
人都端坐着沉默不语,只有桌上的鸡鸭鱼肉和海鲜兀自散发着热情的香气。包青意识到一切的不愉快根源其实都在他这里,他因此充满了内疚,包青站起来和李仁政碰杯,李仁政先是哭丧着脸不动,突然惊醒似的站起来说,我罚酒,罚酒。包青觉得程少红也间接地受到了自己的伤害,就敬了程少红一杯。程少红说,这才像话,你脸都不红,还能喝呢。包青注意到小钟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他身上,不该忽略小钟,就敬了小钟一下,他又提到小钟的父亲钟老师,说他其实一直记得他的好,只是回乡探亲总是匆匆忙忙,没顾上去看望他。小钟没说什么,程少红在一边插嘴说,现在还可以去看,去墓地看看他嘛。包青知道程少红是在奚落他,但他还是认真地对小钟解释道,这次没时间了,下次吧。
然后包青回到了座位上,他有一个错觉,以为自己尽力地做完了他该做的事,他拿起汤勺准备喝一口鸡汤。但是一只酒杯横刺里伸了过来,和他的汤碗撞了一下,是大猫。大猫说,包青,我们还没喝呢,要不你喝鸡汤我喝酒,我们干两杯?包青放下碗,拿起酒杯,说,再喝我就躺倒了。大猫说,躺倒了我用车送你回去,在马桥镇喝酒,你还怕回不了家吗?
包青不胜酒力。人到四十,包青第一次这么狂饮。包青吐了。他记得是李仁政扶着他去厕所吐,他对着洗手间的窗子吐,看见外面雨停了,夜色微微发蓝,镇上传来零碎的鞭炮声,包青记得回家的事,他对李仁政说,我要回家,我妈一足急坏了。李仁政说,大猫让走你就走,你再跟他喝一杯,让他放你走。李仁政一直半推半架着包青,包青记得那年秋天他们把他扔进河里以后他自己爬不上岸,也是李仁政好心来拉他,半推半架着把他送上新民桥。包青忽然就对李仁政说,仁政,我知道你是个好人。李仁政却不高兴,喷出满口酒气骂道,好人有x用,没钱,好人也会变坏人!
从洗手间回来包青记住了李仁政的话,和大猫喝一杯就走。他主动敬了一杯,但大猫说,告辞酒必须是三杯。包青模模糊糊意识到大猫是在整他,只是不清楚大猫是因为喝多了整他,还是因为某种不满,反正他是在整他,包青想无所谓,现在谁也不怕谁,我不靠你吃饭,坚持一下就走吧。侣是事与愿违,包青的身体缺乏理性和耐心,软绵绵的不听话了,地球引力对他产生了超常的作用,包青突然就从椅子上滑下来了,坐在地上。包青坐在大猫的脚边喝了最后那杯酒。包青的目光所及是大猫的黑色皮鞋和白色棉袜,大猫的袜子白得刺眼,而皮鞋上沾着的一星黄色的泥巴让包青感到不安。所谓记忆的走廊有时一步而过,昔日重来只在悄无声息之间,包青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粗暴的声音,那个声音挟带着武力威胁命令他,把泥巴擦掉,擦掉,擦掉!是大猫的
声音,是少年时代的大猫的声音,也是如今的一方富豪大猫的声音,快,把泥巴擦掉!包青顺从地拿起了一块餐巾,就像好多年前他被逼迫做过的那样,他向大猫的皮鞋轻轻吐了一口唾沫,说,我擦,我擦。
包青听见了别人此起彼伏的笑声,他顾不上抬头,他专注地用餐巾擦着大猫的皮鞋,看见皮鞋变得光亮如新,闪烁出一圈奢华的光晕,然后他听见啪的一声脆响,感到自己的脸上挨了大猫一巴掌,由于一方出手突然,一方缺乏防御,那一巴掌打得结实,包青歪坐在地上了,与此同时他听见大猫暴躁地吼叫起来,怎么光擦左脚,右脚呢,快点,擦右脚!
博士包青初三那天就回北京了,镇上人都知道他回乡过年从来都来去匆匆。还是姐姐姐夫去送他,在汽车站他们又遇见了李仁政。包青拿个后背对着他,光明正大地回避李仁政,但李仁政还是跑过来了,塞给他一个大纸袋,说,大猫送的酒,两瓶五粮液。包青坚决地挡开李仁政的手,说,我不喝,你带回去给他,昨天他已经让我出够洋相了。李仁政托着酒,小心地选择着说辞,说,昨天是喝多了点儿,大猫让你别见怪。这酒是好酒,他的心意,让你带回北京喝。包青赌气似的说,我不喝酒的,回北京也不喝,怎么跟你们说这么多遍也没用?李仁政眨巴着眼睛,是呀,你们知识分子都不怎么喝的,他看了看包青的姐夫,顺手把酒塞到了他手上,说,那干脆让老钱带回去吧,反正我不能带回去给大猫,他不骂死我。
热帖推荐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广告合作|最大的网赚客中文交流社区!十年老站!

GMT+8, 2024-4-17 18:02 , Processed in 0.702001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 VIP版

© 2012-2022 苏苏网赚论坛 版权所有 | 10年老品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